一个非常不靠谱的计划构思中。

就是水仙_(:з」∠)_

  钢铁侠一的托尼和内战后的斯塔克因为不明原因聊天的故事,总之就是我的瞎BB
  脑洞来自P站的一发条漫
  然后关于内战和史总的看法都是我瞎扯,绝对ooc了sorry……

IM1是托尼,CW是斯塔克

————————————————

  “……哇哦,这还真是出乎意料。”
  托尼.斯塔克在看到托尼.斯塔克的时候,即使是再天才的大脑和再卓越的嘴炮也只能让他干干巴巴的说出这句话。
  因为,你想。他,那个托尼.斯塔克,怎么会孤零零一个人躲在不知道什么地方喝酒?斯塔克身边永远不应该少了美人陪伴,即使是在和小辣椒交往之后。但是,嘿,那他还是有小辣椒不是吗?
  比孤身一个人更加令他惊讶的是这个斯塔克脸上青紫的伤痕。或许这也不是重点,重点是这个斯塔克眼中浓浓的疲惫。
  “这不合逻辑。”那个斯塔克看了他一眼,眼中一闪而过的惊讶暴露了他并不像表面上那样淡然自若,“我不记得发生过这样的事情。”
  托尼当然知道他在说什么,还需要再强调一次吗?他们可都是斯塔克。即使这个斯塔克身上看起来似乎发生了什么微妙的事情,但这无法改变他们是天才的事实。或许能够改变这个现实的唯一方法是脑删?但谁又会对他做这个呢。
  “好吧,这就是个问题……你确定你不记得做过什么时间穿越?或者做过类似的梦啥的?”
  “你知道我会梦见什么不是吗?”斯塔克看了托尼一眼,眼中的脆弱让托尼意识到他的梦境远比爆炸的武器和死去的士兵残酷的多。
  “呃,如果说我是平行宇宙的你,这样就可以解释了。”托尼呲牙咧嘴的努力思考着合理的解释。毕竟这个问题不仅斯塔克介意,自己也难以理解。老实说这真的有点让人挫败。
  “行了。即使有平行宇宙,也不可能有如此之高的相似度。”斯塔克终于露出了一个小小的微笑,尽管那个幅度小的难以察觉,“再说谁能比我更了解我自己呢,更何况你还是过去的我。”
  “所以……我们一起研究一下这个?”托尼的大眼睛里闪着探索的光芒,“这一定是超越现下的科技至少半个多世纪的发明!”
  斯塔克有那么一瞬间看起来真的对此非常感兴趣,但随即,那种一点也不斯塔克的落寞表情取代了他脸上的热情。
  “我还是……我现在没有搞发明的兴趣。”
  “怎么可能?!老兄,你真的是托尼.斯塔克吗?你怎么忍心拒绝车间的邀请?说到车间……唔,希望这个不知道什么地方的条件一样好,我是说,比起马里布的实验条件。”
  “那是肯定的了,这里可是复仇者大厦。”斯塔克看了托尼一眼,托尼明显对这个名字好奇要命,“复仇者是……复仇者就是个笑话。”
  斯塔克言简意赅的总结到。说出这句话让他抑郁了许久的心情放松了不少。但仔细想想这真的有点可笑,对着自己发脾气……?他在心中叹口气,平复了一下自己的心情,“弗瑞那个老家伙找过你了?”
  “那个神出鬼没的独眼?”托尼翻了个白眼,语气不屑,“突然出现在我的别墅,装神弄鬼的。”
  “是啊。”斯塔克似乎想起了什么一般喃喃赞同道。他低下头沉默了一会儿,然后语调平淡的说,“你知道我不该告诉你的,什么东西都不该告诉你。”
  “当然。但是身为一个未来学家,我再名副其实一点也没有关系吧。”托尼当然听出了平淡下的挣扎,他坐到斯塔克的身边,明显感觉到斯塔克正在微微颤抖的身体僵硬了一下,“所以,你有什么想要说给我听的吗?”
  斯塔克慢慢抬起头来看着他,在灯光下那双明亮的棕色眼睛边的淤青是如此明显,但就是这样,也掩饰不住斯塔克泛红的眼眶和湿润过度的眼角。
托尼愣了愣,接着拿出上衣口袋里的手帕,递到斯塔克的手边。
  因为斯塔克在无声的流泪。

  托尼看着眼前的自己,说实话,他有点难以理解是什么让自己变成这般伤痕累累的模样。当然不是指外表,而是本应光鲜亮丽四处招摇的那种天性。他不会,也不想主动去问,毕竟他清楚的知道,不论是什么时候的托尼.斯塔克,都固守着那份自傲。只不过在斯塔克身上,那自傲反而让处于绝望中的他显得更加固执而可怜。
  “也好……听听我自己的意见。”斯塔克带着鼻音,苦笑一声,“你愿意接受监管吗。”
  “你在说啥——”
  “不愿意,我当然知道。”斯塔克没有理会托尼的打断,自顾自往下说,“但是如果……如果人们开始怀疑我们存在的合理性,如果我们做错了事,造成了巨大的损害,如果不接受就会失去民意,会处处受限呢?”
  “你为什么要在意这些东西?”托尼有些惊讶,“这些总有办法可以补救的。”
  “很多人……很多人因为我,因为我们在死去,托尼。我们造成的不信任不是那么容易补救的。如果没有任何举动,只是站在自己的立场空谈自由,固执己见,而不去注意民众对我们的恐惧,这样的话,哪里有人愿意相信一个……死亡商人呢。”
  “……哈……我已经怀疑到要征求自己的意见了。”斯塔克在托尼想好回答之前就自嘲道,“那就说说吧,我到还真的有点想知道我自己的看法——如果在几年之前的话。”
  托尼不知道他说的“我们”到底是谁。或许是他自己,或许是弗瑞带来的奇怪小伙伴们。但他知道是什么让斯塔克苦恼。不用再强调了吧?他是天才。
  “嘿,伙计。看着我。”他侧过身握住斯塔克的双肩,“在这种情况下监管或许是必然的,但是这并不会使我们受到约束。解除这种限制的方法有很多,选择接受再调和是最佳的方法,我们是正确的。”
  “……”
  “你大可不必因为这些……烦恼。”托尼选了一个相对柔和的形容,“我们是未来学家,我们着眼于将来,而不仅仅是现在。目光短浅的人确实难以理解我们做出的选择,但时间会让所有人明白我们,斯塔克是正确的,不是吗?或许过程中会有多种阻碍,但我们不能因为这些而失去信心啊!因为我们掌握着未来的无数可能,我们即使难免犯错,也有绝对的能力去补救。”
  斯塔克看着意气风发的托尼,他知道托尼是正确的,他们确实可以补救一切。但托尼还没有意识到的是,他们永远无法消除掉所有的裂隙。他们可以绝境逢生,但殷森却不能。他可以拯救一个城市的人,但却无法拯救自己于噩梦之中。他可以救活小辣椒,但却永远补救不了两个人的关系。他可以重启罗迪的盔甲,但却没有制止他的坠落。他当然可以做出自己的选择,弥补自己的过错,但是结果是索科维亚的陷落,分崩离析的团队和一场——愚蠢的战争。
  原来这些是我和他,不,我和自己的区别吗?我不再那么盲目的相信自己无所不能,我意识到了就算是天才,也不可能掌控一切。就算是天才,也要接受自己的无能与软弱。
  托尼见斯塔克开始沉思,闲的无聊,不由得观察起斯塔克的脸。明明是和自己一模一样的面容,相比之下只是苍老了些,却透出难以掩饰的悲伤。他肯定自己不会因为一个选择而露出这样的表情,所以一定有更多的事情发生了。
  “你看着我干什么?”
  “还发生了什么?”
  他们两个同时开口,接着相视而笑。不过一个快仰面笑倒,一个只是嘴角微翘。
  “那我先说吧,因为你好看啊。”托尼说着,戳了戳斯塔克的腰。
  “这你还不清楚吗。”斯塔克侧身一躲,“我可不知道我自恋到这种程度。”
  “好了,该你回答我的问题了。”托尼没有接斯塔克的话,因为他觉得如果一本正经的说“我觉得我带伤憔悴的样子好辣哦”实在是太奇怪了。
  比小呆会乖乖听话还要奇怪。
  “……我有说过你不该知道吗?”
  “大概有吧,但你不是已经说了不少了吗。”
  “哪里是不少,这是开始。”斯塔克摇摇头,“斯坦……你现在怎么看斯坦?”
  “你知道又何必问我。”托尼气呼呼的呛回去。
  反应堆离开胸腔,但压迫感却愈发强烈。托尼现在回想起来依旧抑制不住的恐慌。自己最相信的人,如同父亲一般。信任,攻击,掠夺,挣扎,拯救,反击……即使是反应堆回归原位,也再也消不去弹片拥挤向心脏或者是其他什么带来的糟糕感觉。
  “那你就大概能理解现在我的心情的五分之一了。”斯塔克有些好笑的看着气愤又悲伤的托尼,原来自己年轻时这么……有趣?
  “所以……是因为你的那些对紧身衣有着不正当爱好的家伙?”
  斯塔克这次真的笑出声了,笑容让他的脸庞重新焕发出了活力,“你不会相信这些变态里面有谁的。”
  “还能有谁?美国队长?”托尼不屑的嗤之以鼻。
  斯塔克突然觉得很可笑,又同时难以抑制的悲伤。他点点头,看着托尼的眼睛不明显的瞪圆。
  “认真的?”
  “嗯哼。”
  “这可真是,哇哦。”托尼说完,立马被自己蠢到了,不由得皱起脸来。
  “但是我要告诉你,美国队长——”斯塔克似乎宣告一般摇摇晃晃站起来(托尼早就注意到他干掉了过多的酒),对着托尼说,“是个混蛋。”
  “呃。”托尼说。

  你不能因为他不和你玩就骂你的偶像!托尼本来想这样嘴炮斯塔克,但他明白,斯塔克再度水盈盈的双眼和起伏的胸膛代表着他在说实话而不是气话。
  所以美国队长对于斯塔克来说真的挺混蛋,老实说,这时候他除了支持自己,还能干什么呢?
  斯塔克喝了太多酒,再加上他猛地起身,又非常激动,刚刚说完就软倒回沙发里。托尼在他能陷进去之前拉住了他,用一个温暖的怀抱。
  “嘿,托尼。”他对斯塔克说,“我没有想到未来的我会这么……但是托尼,相信我,只要你遵循了自己的本心,一切就不会无法挽回。”
  是,当然可以挽回。你当然觉得可以!斯塔克抓着托尼的西服,使劲深呼吸,试图抑制住自己的颤抖。
  “那是因为你不知道,你不知道霍华德是怎么——”
  斯塔克闭嘴了,话音终结于一个太过明显的泣音。这就像个契机一般,他开始哽咽着哭泣,眼泪甚至沾湿了托尼微卷的头发。
  托尼只是抱着他,间或抚摸一下他的后背。

  斯塔克把头埋在托尼的颈窝,满脸的泪水让他不愿意抬头,于是他扭头使劲在托尼的西服上蹭了蹭。
  “你知道我多喜欢这件西服的。”托尼故作生气的说。
  “闭嘴吧你。”斯塔克回道。
  “我觉得我应该收取点补偿,你觉得呢?”托尼笑着,气息喷吐在斯塔克的头顶。
  “静音!”斯塔克声音闷闷的。

  斯塔克不知道怎么向托尼解释自己的情绪崩溃。他纠结了一会儿,突然意识到自己没有必要解释啥。又过了一会儿,他意识到好像抱着自己哭比抱着罗迪或佩珀哭要好上不少。至少不会让别人见到托尼.斯塔克不怎么斯塔克的一面。
  自我安慰完后,他才敢去考虑让自己破罐子破摔的原因。那很明显了,当然。他不愿去想自己的队友为了什么而与自己在西伯利亚敲敲打打——一个可怜又可恨的凶手。
  而且这事儿本来是可以解决的。当他冷静下来,面对着四分五裂的联盟和乱成一团的局面,他这么想着,觉得一切都是那么不值得。

  而他,现在很明显不知道该怎么告诉托尼关于霍华德的事情,或者说不知道应不应该告诉托尼。他确定这次“抱抱大会”肯定会造成时间线上的影响,但他尽量没有透露太重要的消息,所以也没什么区别了,再说托尼自己会注意的。
  让他纠结的只是……关于霍华德。
  “你……你恨霍华德吗?”斯塔克思考了许久之后,直起身子看着托尼,沙哑着嗓子问道。
  托尼一瞬间想出了无数托词,他从来不满意我,恨不得见不到我,所以我当然不爱他巴拉巴拉。但当他意识到怀里的人是谁,最了解自己的是谁。他没有胡扯,而是收紧了怀抱。
  “你知道的,不是吗。”
  “我从来没有恨过他。”
  他们沉默了一会,托尼先开口了。
  “现在,继续我的话题。我能索要补偿了吗?”托尼说着,“如果这个理由不充分的话,就来一个告别吻怎么样?”
  “你要走了?”斯塔克看着一脸认真的托尼,眨了眨眼,“我就不管你说的是真的还是假的,也不问你是怎么知道的了。”
  他们对视着,托尼终于在斯塔克眼里看到了他应有的狡黠。
  然后斯塔克侧过身子,吻了上去。

完啦。



说到底只是想给civil war之后的托尼一个拥抱(。•́︿•̀。)
但是好像有点太废话惹……
而且两个托尼都没有写出感觉sad

加个蛋

  托尼在喝酒,一个人喝酒。
  没有封面女郎,没有小辣椒,只有疼痛的淤伤和麻木的心脏。

  “嘿,托尼。好久不见。”

  托尼抬起头来。现在他不再是一个人了,他有一个斯塔克了。

评论(1)

热度(5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