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个非常不靠谱的计划构思中。

鹰眼(的牙)中心 铁鹰友(bing)情(mei)向(you)

Clint捂着自己的腮帮子走进客厅,从堆满零食的茶几旁走过的时候,他的脸颊抽动了一下,步伐顿了顿,但却没有像以前一样停下来扑上去,而是继续一脸苦大仇深的表情走到冰箱前面,以拉动弓弦的气势一把拉开冰箱门,拿出一瓶看起来蛮贵的水拧开,一口气喝下去小半瓶。


  客厅里原本围坐在一堆零食边吃吃喝喝的人都看了过来(当然,既然说人,就不包括那个吃的最多并且更多的神),Tony,作为一个姓Stark的混蛋——当然并不是说Clint对其他姓这个的人有什么深刻的认识,但是拜托,就光这一个Stark就足以把Clint对所有同姓的人的评价平均分拉到零分之下——总是坚持第一时间对视野所及范围内的生物做出嘲讽。


  “嘿,肥啾~你是终于意识到你该减肥了吗?”


Clint刚刚又喝去了一小半,但这次他没有直接咽下去,而是把冰水含在嘴里,回头对Tony比了一发中指。不过很可惜的是,鼓鼓的脸颊让他根本没有任何威慑力,就算他的眼神很凶恶也没有办法。


  很明显在一个Stark嘲讽你的时候回击不是一个好的做法,更何况平日能和嘴贱侠势均力敌的鹰眼侠今天还有口难开。这就导致了Tony的攻击更加肆无忌惮,“真的吗?天哪,看这里,嘿!不要那么羞涩嘛,这是J刚订的甜甜圈诶,你要不要啊~”


Clint凶狠的瞪过去,但似乎完全没有起到效果。Tony的脸都笑到皱成了一团——等等,为什么这个家伙不在他的工作间?……好的Captain的队友爱,OK,没问题——“你真的要减肥啊肥啾?”


  ‘操你的!操你的Stark!’Clint很想大喊回去接着和今天格外嘚瑟的嘴贱侠大战三百回合,但他只是咽下嘴中已经不再冰凉的水,恨恨的又灌下一口。


  “那个……Clint?”老好人博士在Tony的笑声中略显尴尬的咳了一声,“你是不是牙出了点问题?”


Natasha把目光从涂成红色的指甲上移开,挑起一边的眉毛看着震惊的Clint。Clint震惊的睁大双眼,盯着坐在沙发最边上有点不安的搓着手的Bruce。


  ‘天哪,你怎么看出来的?’


  “因为你的脸,肿的很厉害。”或许是因为Clint的表情夸张的有趣,Bruce挠挠头笑笑,“你应该去找一个牙医——”


Clint的眼睛瞪得更大了,接着他甩上冰箱门,迅速离开了客厅。


  “……我说错什么了吗?”好博士有些无辜的看着几乎要笑倒在Steve身上的Tony,这么看来好队长似乎也不明白,也一脸迷茫的看着笑的发抖的小个子男人。


  “博士,还有队长,不用在意。”Natasha在沙发上挪动了一下,换了一个更加舒适的姿势,“只是害怕牙医的熊孩子罢了,交给我就好了。”


  她从沙发上优雅的站起身来,拨弄了一下自己的头发,向着Clint离开的地方走过去。走了几步,她突然停下脚步,回过头来盯着已经爬起来啃着甜甜圈的Tony,“你不想有这一天吧,Stark?”


Tony特别不争气的下意识缩了一下,接着有些底气不足的反驳,“我有注意牙齿的保养——”


  “Sir,据我的记录,您并没——”


  “Mute!”


Tony怒视着他的管家(的其中一个摄像头),恶狠狠的咬牙切齿。Natasha意味深长的看了他一眼之后转身离开了。Tony看着她有着‘致命诱惑’的大腿,决定不去考虑某位特工的下场。


  “Tony!”Steve在某人又咬了一口甜甜圈之后十分不满的开口叫住了他,“你需要少摄入一些糖分。”


  “……”Tony非常想发表一堆类似于这是我的大厦我的客厅我的甜甜圈之类的酷炫狂霸拽的话,但他一看到Steve真挚的蓝眼睛,已经蹦到嘴边的话就被硬生生被憋了回去,“OK、OK,Cap永远都是对的!”他假意夸张的叫嚷着,把啃了一半的甜甜圈扔回盒子里。


  下线很久的神几乎在同时也扔下怀里的炸鸡桶,大笑着喊到,“Another!”


 


Clint第二天消失了一上午,这几乎是毫无悬念的。但当他带着一脸‘妈妈呀牙医太恐怖啦’的表情和依旧肿的厉害的脸颊回到大厦的时候,这就不怎么正常了。


  “Clint,你不是应该去治牙了吗?”实验间隙上楼来喝水的Bruce有些惊讶的看着有气无力的Clint,而对方则是一脸生无可恋的疲惫的摇着头。


  “怎么了?没有效果吗?”


  “……”


  其实现在伟大的鹰眼侠想说的话很多,但汇总到一起就变成了一句话,‘我的牙超疼的哟心好累’


  没有等到Bruce(和咖啡)的Tony也晃荡着上来了——说真的他技术宅家里蹲的设定去哪儿了?——“哟,肥啾,牙怎么样啊?”


Clint又默默地竖起了一发中指......为什么不是两发?因为他有一只手正捂在右脸上。


  其实被Natasha恐吓过(赤裸裸的威胁!我受到了威胁!)、被Steve请求过(我说是那就是,这是我的大厦!)的Tony真心没想着再怎么嘲讽Clint。所以当他看到依旧蔫儿了吧唧的鹰眼侠的时候,十分贴心的叫JARVIS调了一个显示屏出来,好让有口难开的原话唠能说个痛快——


  ‘操!Stark你知道吗——(我不知道)——闭嘴!还有博士,你们相信么,今天我去的那个医院的医生居然问我,你是复联的猎鹰吗我儿子可喜欢你了你能给我签个名吗——(这么一说你俩确实挺像的)——你就不能闭嘴吗Stark?!我和那个新人黑蛋哪里像了?而且为甚是儿子不是女儿?!——(啊哈!所以说这才是重点!)(Tony!)(好的~明白啦~老好人Brucie)为啥呢?!’


  “所以……”Bruce捂住了自己的额头,声音里透漏出一种深深地无力感,“你因为这个就回来了?”


  ‘……他居然让我在铁罐儿的访谈上签名!操,老子比铁罐儿有魅力多了!’


  “这话可不能乱说,反对你的人估计会占到百分之九十以上。”Tony装模作样的指着悲愤的Clint,接着突然笑了起来,“以后叫你Fawkeye怎么样?”


  ‘滚!’


 


  拒绝再去见牙医以及Natasha的Clint幸运的得到了某技术宅承诺的帮助——天啦这根本不幸运!——所以当Tony拿着一卷柔韧的钢丝和一小瓶透明的液体来找窝在模拟训练室一角的Clint的时候,无所不惧的鹰眼侠僵硬了一下,接着急匆匆的向着柜子顶上的通风管道的入口爬去。


  “Jar——”


  “已经按您的要求封锁了此层的通风管道的入口。”AI的声音虽然依旧是优雅的英伦腔,但怎么听都有一种不情愿的意味在其中。


  ‘操你的!Stark!’


Clint才不会承认他确实有些惊恐了,就在看到Tony笑着挤出一脸褶子的时候。


  “肥啾,我们来试一下用你的箭来拔牙怎么样?”




TBC




其实是看到了美国那个用箭拔牙的小萝(zheng)莉(tai)


写的很着急因为担心不写下来就会忘了www


希望会有人来看?


以及谢谢(因为机缘巧合)看到这里的你~

评论(1)

热度(21)